歌曲《母亲》由阎维文唱红大江南北,由岳峰教授改编成二胡曲, 广泛受到二胡爱好者的喜爱,淮安市老年大学二胡教师吕平率先在石塔湖校区施教,效果很好。 为帮助大家学习二胡曲《母亲》,现将吕平老师诠释《母亲》的原创文字发表如下,请大家欣赏!


母亲与父亲,是自古以来两个文艺创作不懈的永恒的主题。用二胡诠释《母亲》一歌,要源于歌曲,更要别于歌曲,努力成为二胡“这一曲”。而突破点在于从“小我”的母亲,到高于“小我”的祖国母亲。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艺术境界,更是“这一曲”二胡人都想努力达到但不易达到的二度再创作的目标。所以,非职业二胡人的我,学琴永远在母爱指引的路上。

1、弓弦诉说《母亲》,注意左手细节变化与右手运弓长短、强弱的变化应当是一致的。

2、“母亲”,不仅仅是小我的“母亲”,而应当放到大时代背景,即祖国,或者说民族。古人说“取法乎上得其中”,我们即使得不到“上”,也至少得到“中”,或接近“中”。这种演奏者艺术再创造中的大气魄高思想境界,亦或是认知很重要。

3、发散性思维,研究性了解不可少。对歌曲的理解,还应当包含对歌者阎维文的演唱认识,他的演唱特点是什么?别人对他的演唱又是怎么评说?他人的演唱又有什么不同?等等的了解和融入,对我们用弓弦“声腔化”的艺术处理有事半功倍的促进作用。

4、歌唱的换气与用情,和二胡演奏的气息运用与情感表达,有异曲同工的奇妙作用。

5、整体曲风的把握,应当建立在柔刚结合,以柔以情以善以爱以美的原则去完成。

  吕平 中国音协会员,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会员,资深广播文艺编辑、记者,淮安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淮安市老年大学二胡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