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蒋亚旭1963年10月15日于马巷照像馆拍的个人照片


《我所知道的父亲》

一一蒋亚旭回忆父亲蒋朝成所写的笔记原文

图/文:蒋永泰



 穿越时空,讲述历史

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一份迟到的判决书

一一追溯国民党军官蒋朝成的真实身份

    今天,我专程到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欧厝村和美拜访蒋朝成的儿媳丁仁唱和孙子丁法祥,想从他们的记忆中了解有关蒋朝成的真实故事。丁法祥是个补实勤劳的汉子,他热情欢迎我的到来,他说:“我对爷爷蒋朝成的过去历史了解不多,因为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特殊年代,我爷爷是被批斗的对象,他的东西都被抄光了,加上他在世时,我还是孩子,不懂事"。

        我说没关系,知道多少就谈多少。

        我问丁法祥:“您爷爷或您父亲有留下什么资料?”他说:“我父亲蒋亚旭有留下一个木箱,我们一直没有打开看,不知是否有什么关于我爷爷的信息或物品?"

我请他赶快拿来看看,或许能找到有价值的原始材料。丁法祥从楼上搬下的木箱下来,只见木箱有一层厚厚的灰尘,看来确实久未开封的样子。丁先生小心翼翼清扫灰尘后,打开一看,还真的有许多贝宝,我如获至宝。我和丁法祥翻箱倒柜,来个砌低清查,不放过任何有用信息。单这一木箱,我们整整花了一个上午才理出资料头绪,分文别类,进一步整理归档。

从木箱中,我们赫然发现了一本红色笔记本,里面有蒋亚旭记录他所识认的父亲蒋朝成的情况。我欣喜若狂,认真拜读。从蒋亚旭的《我所知道的父亲》的回忆笔记中,有许多我们想知道的关健信息,对日后我们的采访提供了很有价值的线索,对追溯蒋朝成的真实身份帮助很大。

图:蒋亚旭使用的《我所知道的父亲》红色笔记本

图:蒋亚旭笔记首页所写的《我所知道的父亲》亲手笔记原稿

  在蒋朝成大儿子蒋亚旭的回忆中,他写的《我所知道的父亲》的笔记原文共分六部分,原文如下:

1,“我对父亲过去的历史是十分模糊的。记得在50年代初期,有一天晚上家住南宁美和路68号父亲被捕。当时是以什么理由逮捕的呢?到现在我们还是一个谜。

因为当时,父亲还在一个可能叫'中南区联络处工作'。记得当时家属是供给制的,每月每人发大米45斤,人民币壹万伍元(即现币150元),是有人送到家的。

2,60年代初期,他用了毕生的心血写出了对党、对革命无限忠诚的自传。他想把这些精神财富留给我们兄弟妹妹……(注:蒋亚旭妻子丁仁唱回忆说:父亲蒋朝成叫儿子要认真看他写的自传,并说,你不看就不知道我的革命史,将来会后悔的。)但由于当时我头脑发热,对他还是充满仇恨。加上我幼稚无知,我只是草草翻了几页,马上扔还给他……

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会议精神贯彻以后,很多人的冤假错案都得到平反昭雪……

每当我回意起这件事时,追悔莫及,心潮澎湃。父亲当时的音容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地呈现在我的心中。

父亲当时流着眼泪,用沙哑的声音说:‘你今天不好好看你父亲的历史,你将永远不知道你父亲的伟大,你今后痛恨余生的。'今天,父亲的预言应验了。因为他已估计到共产党总会有一天承认他的。他深信历史将会对他作出公正的裁决。所以当时(文革)无论在什么形色的批斗会、遊斗会上,他从来都没有表示、说过对党、对人民的半句不满的话。一直到病死(也可以讲给大批斗的人打伤致死)从来任何伤痛下,都不曾喊过什么反动口号。即使当时用枪托、大皮鞋、木棍雨点般地落到他身上,跪在海蛎壳上等……。他都保持了一个革命战士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他难受时)他只用越南话高喊:‘胡志明万岁!'……

今天我怀着无限羞愧和崇敬的心情回忆着父亲回乡后方遭遇。

3,在他写的自传开头曾用名是叫"蒋一德"。当时,他14岁后去新加坡谋生,17∽18岁回乡探亲后,便去法国巴黎勤工俭学。他懂得七国语言。不知当时他在法国是否用蒋一德这个名字参加共产国际,还是用其他名字。不然,他对我讲述营救胡志明主席时(当时化名叫阮爱国),他受共产国际指示营救越南劳动党中央武元甲等十九人。直到他临死前仍念念不忘胡志明。

4,当时,父亲常骂我不孝,问我值不值得,十八条金子,全部扔给当时营救越共上了。越共之事发案后(中共地下党身份暴露),我父亲只身逃往越南,最后由越南政府支持帮助,沿途买通运输、关卡,我们(母亲、外婆、如兰妹在母腹中)三人四条命才得以平安到达河内。

5,1948年6月,法国占领后,越南当局(当夜)勾结法帝将我们全家驱逐出境。越南劳动党当时转入地下斗争。原因是父亲将电台、枪支、弹药供给越共。回国后家住龙州县城(广西)。国民党当局又通缉我父亲,父亲只好只身逃往香港。

6,我父亲又叫我们由龙州搬到梧州。溪花圹任时,当时涨大水,他是坐木船到家的。父亲回梧州后参加了一个叫xx支队游击队。先在梧州对面河的一间(可能是学校)集训。后来又连冈(?)所有的人(包括家属在内)调到南宁。住在南宁二中对面。后来父亲调到中南联络处工作,我们家由南宁二中搬来美和路68居住。

蒋亚旭在笔记的最后,代表蒋朝成子儿及家属,向政府提出了8条“我们的要求“原文如下:(注:根了解蒋亚旭虽然写了这八条要求,但最终并没有向政府提出过,一直锁在木箱中)

(1),要把父亲的简历复制一份给我们,不然父亲是什么人我们一无所知,今后怎样向人们和我们下代讲。

(2),要对他本人作出结论和评价。

(3),要把父亲在狱中三次上诉的材料(他亲笔)给我们。让我们知道他第一次判死刑缓二年执行。他不服上诉,第二次判无期徒刑,他又不服上诉,第二次判无期徒刑。他又不服上诉,第三次判十二年徒刑,他仍不服上诉,他放出来了。因为这些上诉材料里,应有我父亲毕业经历。

(4),要在我们家乡为他召开平反昭雪大会。当时批斗遊斗到那里,平反会就得开到那里。

(5),要他原属单位派人来主持他的追掉会(在澳头村开),我家在全国亲友都要参加。

(6),要为他修好墓。

(7),我们出去工作机会全都被剥夺了,要给我们子女在厦门安排工作。本来我们就是城市户口的。

(8),当时对我父亲所扣每年720个三级四类份子义务工应全部退还。

                          (完)

2019年6月5日

图:蒋亚旭使用的大木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