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正式开始工作啦,组里的几个同学和老师也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无奈工作人员只得减员。车队的四辆车奔跑在无人旷野,这里是戈壁滩,车队走过,掠起一片尘土,苍凉,只有苍凉。

阿尔金山样带的第一个点,蒿属荒漠,大片的荒漠上散布着星星点点的蒿子,大家在这里取了土样,植物样,这样的科研工作才是我们的日常。同学,我只想说,你挖土样子真美。

车队一路上走走停停,两边的风景却越来越不像荒漠该有的样子。到了一片湿地面前,带队老师吴世新吴老师说这里是两山之间由于断裂地下水渗出产生的湿地。在我们这些年轻人眼里这里也有些塞外江南的味道。

带队老师李老师的背影就一个字,帅

耳朵里的压力时刻不在提醒着我海拔越来越高了,突然两只藏羚羊从车前跳过,让我的心瞬间愉快了起来,这些精灵跑的太快我甚至都没来得及抓住他们的剪影。这些在这里生活的精灵们见到我们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阿木巴勒阿希坎山口,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最高处,4480米,这里的界碑,牌子,还有山口的风都在提醒着我们,我们到了最高处!极目远眺,高山巍峨,远处居然还有一片蓝色!那里是什么,是湖泊吗?是的是湖泊,碧蓝的湖泊。

“老师,我们今天会去到下面的湖泊吗”大家满怀期待。二话不说我们便开车到了湖泊下面。阿牙克库木湖,一汪蓝水,湖面的风吹到脸上一股咸咸的味道。远处昆仑高耸,近处水波潋滟。这就是山海经中的西王母之境吧,昆仑仙境,下一秒仿佛就有精卫,凤凰于湖中飞起,让人感叹山河壮阔,当是如此。

虽然人数减少了,但是该做的工作我们可是一点没少哦!夜晚的房间里,大家都在

筛土!!!

没有错,筛土哦

就算是土里长出来的孩子们,我们也是生地所最亮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