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还是一个兵的时候,就有人问我:“你和马鸿政委是什么关系?”如今离开部队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仍有战友这样问我。回答这个问题,要从1963年说起。

  这一年马政委生了病,我也生病,我们同住在464医院一间病室里。当时马鸿同志是112团政治部的主任,全北京空军模范政工干部,又是荣立过一等功的功臣,而我只是一名代理机械师,是一名入伍三年从未当过一次“五好战士”的小兵。那个年代部队开展“一帮一、一对红”的活动,我和他在一个病室里,每天都在谈心、交心,他对我当时的思想了解得很透彻。出院后全国全军掀起了学习毛泽东主席著作的活动,马政委经常买毛主席著作赠送给我,从单行本第一册开始,一直到《毛泽东选集全集》。后来,马政委担任了112团政委,那期间,他多次要我给他起草报告稿,以锻炼我的“笔杆子”。马政委在政治上这样培养我,在生活上也是非常关怀我。有一年我母亲去部队探亲,马政委多次去探望,专门派车接我母亲到机场看飞行表演,还亲自扶我母亲爬到飞机上去看机舱里的构造,满足了老人家的好奇心,这是何等的待遇!在马政委的关怀和鼓励下,这一年的我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各方面工作都加倍努力。机务工作上我是全团模范,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活动中我是全团典型,我入了党,又提了干,并于68年从38师调到空六军军务处任参谋,直到73年复员回乡。在地方工作生活的几十年里,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而我也一直秉承他的教导,在生活的大熔炉里不断锻炼成长,力争上游。如今我们都已经步入老年,许多事情都已经淡忘,但我和马政委之间的情谊却如老酒一般更加香醇。今年5月20日,我与马政委通电话,马政委问我:“小隗你今年多大了?”我说:“快80了。”“马政委说:“我快90了。”接着马政委又问我:“我们相识多久了?”我说:“有半个多世纪了。”马政委感慨道:“小隗啊,我们的友谊要一辈子保持下去啊,直至死去!”听到这些话,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以至于涕泪满衣襟。

  军营岁月,是我人生中的一笔巨大的财富,而马政委,可以说是我的人生导师之一。我现在可以告诉我的战友们,我与马政委就是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做为老部下和老兄弟,我衷心地祝愿马政委:生活幸福!健康长寿!

马政委来淮南会见我以及38师114团原团长姚国孝同志、112团原团长常炳叶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