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易碎品,报纸过夜便是废纸。今日说的新闻,明日便是往事。新闻报道没有保存价值,但我还是保存了,它们产生于我的手,但不仅仅属于我。它们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某地某事的记录,是我们这幢房子的一片一瓦。